十月霜

叶攻
写文随心,更新随缘,逆家ky退散

【双叶年上】 这个杀手有点逗 23

预警:

       *双叶年上,平行时空杀手叶秋穿越到原著时空;

       *原著叶X杀手秋、军官叶X总裁秋,两线同开;

  *逗比与ooc齐飞,注意避雷。

  *总目录


23.

  叶修年纪轻轻就成为大校,哪怕军功都是他用命换来的,但就因为他出生于叶家,私底下对他的非议还是非常多。叶修对此倒是无所谓,不过因为某些原因他干脆申请外调,去了远离权利中心的后勤部任职。

  每天盘点下物资,在办公室喝喝茶,打打游戏,叶修这上班生活过得跟个退休老干部似的,别提多滋润了。叶父偶尔过来看到他这姿态那是气不打一处来,很想把他拎回部队狠狠再操练一番。

  虽说比较闲但一连五天不来办公室实在说不过去,确定叶秋的伪装术没有问题后叶修便回来上班了。刚把积累的工作处理完,叶修正登陆荣耀准备上去玩会儿,警卫员小李就带着伪装后的叶秋来敲门了。

  “报告师长,秋先生来了。”

  秋知,叶秋的伪装身份,一名S市的玉石商人,和叶修是旧友,这次来B市主要目的是想请叶老太爷帮他鉴定一块古玉。

  小李离开后,办公室就只有兄弟俩人,叶秋径直走到叶修的办公桌前,一看电脑上那熟悉的游戏界面,便嫌弃道:“说好的上班呢,又在打游戏,不务正业!”

  “啧,睡到8点都没有起床的人,好意思说这话?”叶修8点出门的时候,叶秋还睡得正香。

  “我在那边天天忙得昏天暗地,过来好好休息一下都不行?再说了,是你们不许我出门的,不然我早去国外玩儿了。”叶秋哼了哼,见叶修操作着游戏角色在野外跑,扑上来想抢鼠标捣乱。

  叶修似乎早就料到叶秋会捣乱,在他扑过来的瞬间,单手飞快操作角色跑进副本地图,另一只手则轻松就抓住叶秋捣乱的手。

  一拉一拽,叶修就把叶秋给抱在怀里,下巴随之靠在叶秋的肩膀上,抱着他打游戏,“我的小少爷,你这还惦记着离家出走呢。”

  在办公室这种地方,被抱坐在叶修的怀里对于叶秋来说实在太羞耻了。他挣扎要起来,却因为被叶修捏了把腰上的软肉就软了下来,又恨又无奈地骂道,“无耻!”

  “你今天不是想在家里研究股市吗,怎么过来了?”叶修神色如常,操作着角色在副本里随意杀着怪。单人打副本,对叶修来说毫无压力,区别就是快慢而已。

  “红莲今天给我打电话了……”提到正事,叶秋也就不管两人的姿势问题了,将红莲说的话原封不动复述了一遍,说完就看着叶修等他回答。

  叶修想了想,反问叶秋,“你怎么看?”

  叶秋微微皱眉,“以商人的角度来说,这笔生意很划算。但是红莲肯定隐瞒了什么,你觉得呢?”

  “她的确隐瞒了一些事。”叶修忽然叹了口气。

  “什么?”叶秋问。

  “因为这边你的关系,我一直在关注红莲的动向,这事你还记得吧。”见叶秋点点头,叶修继续说道,“今年2月份,我得到可靠情报说红莲要去缅甸。我本打算追过去,但还没动身那边就出了大乱子,而引起这个大乱子的人就是红莲。”

  “红莲暗杀什么重要人物吗?”叶秋下意识问道。

  “不是暗杀。”叶修摇头,“是屠杀。”

  “缅甸的国情你也知道,联邦制国家,每个邦都拥有高度自治权和独立军队,再加上多民族和丰富的金、玉矿产,还是‘金三角’里罂粟种植面积最大、产量最高的国家。一些少数民族组成的武装集团,便以种植罂粟为主,其中几个强大的集团,还能与政府对抗而不落下风……”

  有关缅甸的情况,叶秋虽然没有进入军队,但出生于叶家又怎么可能不清楚,何况这十年他一直都跟在老爷子身边,很多隐秘他都是知道的。此时听到叶修提到这些武装集团,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你是说红莲屠杀了某个武装集团,这不……”

  叶秋想说不可能,但随后想起缅甸的地理环境和红莲的身手,便沉默了下来。

  缅甸是热带季风季候,是全世界森林分布最广的国家,国土面积51%都是森林。那些武装集团以种植**为主,更是躲在深山老林里面。丛林密布的环境,从来都是杀手的主场,更何况是S级杀手的红莲。

  “谁也不知道红莲为什么会那么做,只知道她就像突然疯了一样不断制造杀戮,最后还是‘闇’亲自出马把她抓回闇殿这事才算结束。后来,很多势力都派人去过现场调查,传回来的报告几乎统一用了两个词:无人生还、惨不忍睹。”

  “后来呢?”叶秋的脸色有些苍白。

  叶修拍了拍叶秋的肩膀,继续说道:“因为这个事,红莲在整个地下世界闯下了偌大的名头,但她自此便失踪了3个月,直到上个月才重新出现。我也是在上个月才重新锁定她的行踪,然后,你就过来了。”

  听到这里,叶秋心里更不是滋味。在这个世界,他和红莲的接触并不多,但他能清晰感受到红莲对他的爱护,以及了解到红莲的为人。

  红莲绝对不会是轻易失去理智的人,她能成为闇殿的S级杀手,必定拥有极强的心智。当时在缅甸到底出了什么事,才会让红莲理智尽失?

  叶秋皱眉陷入沉思,但能用的情报的实在太少,毕竟他才过来一周不到。

  突然叶秋想到了什么,抬头看向叶修,“你查到了?”

  “那天红莲和你在书房的谈话,我听到了……”沉默几秒钟,叶修缓缓说道。

  想起自己那天在书房承认喜欢叶修的事,叶秋的耳尖忍不住发烫,随即就被叶修后面的话吸引了注意。

  “之前谁都不知道红莲是什么来历,只知道闇殿突然就多了一个身手绝好的杀手。但那晚红莲告诉你,她原是白塔的保镖,我就明白了。”

  “白塔铁则第一条,不能和雇主产生感情。”叶修说道。

  白塔的保镖,之所以强是因为他们与雇主形影不离,完全是近乎影子的存在。这么亲密相处如果不加以限制,肯定会产生感情,而一旦有了感情就会影响人的判断。

  “……”叶秋忍不住握拳。

  “红莲疯狂杀人那段时间,正是缅甸的翡翠公盘期间,当时因为出了一块极品玻璃种红翡,发生了武装冲突,死了五名国内过去的玉石商人。”

  说到这里,叶修便不说了。

  他收紧怀抱,感受着叶秋因情绪激动而颤栗的身体,轻轻掰开他紧握的起拳头,与之相握,“秋儿,人都是有劣根性的。”

  “嗯……?”

  叶秋的声音很轻,像是还沉浸在红莲的过去中,但微翘的尾音还是表达了他的疑惑。

  “只有失去,才懂得珍惜。”叶修叹息着。

  叶秋怔住了,当年红莲伪造他死亡的事是什么时候曝光的?那段时间,叶修是怎么过来的?叶秋忍不住用了换位思考,但刚一想叶修可能会死,他便不敢再想下去。

  终于,他别扭地转过身体,伸手环抱着叶修的腰,闷头小声道:“对不起。”

  事情虽然是那个叶秋做的,但他们本来就是一个人,15岁以前他们的记忆都是一样的,喜欢叶修的这份心情也是相同的,当然也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嗯,你的道歉我接受了,看在你是我弟弟的份上。”叶修说。

  “……”叶秋脸一黑,咬牙切齿起来,“混账哥哥,你偷我行李和身份证的帐呢,你也给我道歉!”

  “我那是为你好,为什么要道歉?”叶修说得理直气壮。

  “……”叶秋气得张口去咬叶修的肩膀。

  “诶……疼了啊,松口,松口……叶小秋,你变小点儿了啊。”

  两兄弟在办公室闹了起来,最后还是叶秋输了,武力值太低,心也不够脏……付出‘惨痛’代价的叶秋无力地靠坐在叶修怀里,心里默默盘算着他今后翻身的可能性。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以及小李紧张又压低的声音,“师长,您母亲来了。”

  叶秋惊得立马站起来,他现在伪装的样子根本瞒不住老妈啊,何况……叶秋看了眼电脑屏幕上倒映的自己,绯红的面颊,带粉的眼角,红肿的唇。

  这TM傻子才看不出他们刚干了啥,尤其来的人还是他们俩的亲妈啊!

  叶秋崩溃地扭头看向叶修,叶修向后滑动椅子,指着办公桌桌底,“进去吧,只有这儿了。”

  钻桌底,叶秋更加崩溃了。


 

下一章


评论(27)
热度(194)

© 十月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