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霜

叶攻
写文随心,更新随缘,逆家ky退散

【双叶年上】 这个杀手有点逗 番外一(完)

预警:

       *双叶年上,平行时空杀手叶秋穿越到原著时空;

       *原著叶X杀手秋、军官叶X总裁秋,两线同开;

  *逗比与ooc齐飞,注意避雷。

  *总目录


幼年篇:03   by@坤动艮山落冥雷  



  晨跑结束,叶秋一步两蹭的蹭回家,咬牙切齿的只想把那个跑完圈就溜的混账哥哥痛扁一顿。没想到叶修正蹲在门口,眼巴巴的看着他,乖的像某种守家的小动物。

  要是没看见他手里捏的那根油条,叶秋还是挺高兴的。

  “吃好喝好啊这是。”

  见叶秋火气还没退,叶修也不顾嘴里塞满了油条,赶紧晃了晃手里剩下的那点儿渣,含含糊糊道:“我给你留了两根,再不吃可就凉了。”

  “那我还要谢谢你喽。”叶秋一点儿都不欣赏叶修的故作幽默。

  敢不给我留你死定了!

  “我去再给你热热豆浆。”叶修殷勤的紧跟两步。

  叶秋听的一翻白眼,油条肯定难吃死了。

  推门。

  “叶秋哥哥好!”

  女孩子的声音,听着略微还有丝熟悉……

  叶秋抬头,映目一片红,红的刺眼。

  更扎心!

  给叶秋一千次一万次机会,他也猜不到魏宇莫的表妹竟然会来他家做客。

  “嘿。”随即又是一声招呼,这声可就随便多了。

  叶秋转头,沙发上坐着的正是魏宇莫,可能听见了妹妹的招呼声,头都没动的继续死盯着电视屏幕,手里拿着的正是叶修的游戏手柄。

  看见这货都比看着眼前的红衣公主好。叶秋想越过公主进屋,又觉得自小的教育不允许他这么对待来客,很是纠结的微微点头:“你好。”

  说完快步冲进餐厅。

  苏怡自小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叶秋这么明显想要避开的模样,还是第一次领教,当下有点儿懵。

  叶修主动接上话:“我这个笨蛋弟弟,不会是害羞了吧?”

  害羞?苏怡没懂:“叶修哥哥,叶秋哥哥为什么害羞呀?”

  “你长得好看啊,穿的裙子更好看。”

  到底还是年纪小,苏怡没听出来叶修夸错了重点,美滋滋的转了个圈给叶修看:“我今天穿的好看吧,这可是我最喜欢的裙子了。”

  苏怡今天又换了一条裙子,旗袍改制,凤凰盘飞,头上两个丸子头各别红绒球缀着中国结流苏,整身红艳艳,喜庆里透着俏皮,一看就是专门为春节定制的。

  叶修看的离不开眼。

  要是压岁钱再多一点儿就好了,这种风格叶秋穿起来一定更好看。

  这种眼神苏怡都习惯了,但是小女生的虚荣心还是得到了很大的满足。叶修和叶秋这对双胞胎长得好看,小女生本来就喜欢亲近。自家的表哥就知道玩游戏也不管自己,还是跟叶家哥哥一起玩更好。唔……哥哥是个温和脾气好的,弟弟好像喜欢害羞?

  对苏怡来说,她所接触的伙伴和她的成长环境大同小异,待人接物大方得体。害羞?太新鲜了!苏怡觉得很好玩。

  蹦着跳过去:“叶秋哥哥,我想喝果汁。”

  就说油条难吃,硬死了,嚼都嚼不动。叶秋脸颊鼓囊囊的看着苏怡,表情很无辜。

  好可爱啊~眼睛大大的,抬着头眨眼的表情萌萌哒。

  果然弟弟比哥哥可爱!

  “想喝什么果汁?”叶修扔下锅里的豆浆,已经打开了冰箱门。

  “啪!”叶秋摔了筷子。就知道混账哥哥的狗尾巴已经翘上天,漂亮可爱的妹妹,还穿着更漂亮的裙子,什么都遂了他的意!美死他了可!

  不爽!不爽!不爽!不爽!不爽!

  “油条难吃死了,我不吃了!”

  “豆浆……”

  “喂狗!”

  苏怡才七八岁的年纪,心思单纯的像根直线,哪有叶秋这么弯弯绕,更是不懂他为什么会突然生气,被吓得不轻。叶修有心想跟上去问问怎么了,可是见苏怡懵懵的,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儿,赶忙先让小公主开心。

  “他今天被罚跑好几圈,心情不好,跟你没关系,别怕。”

  “是不是我惹叶秋哥哥不高兴了?”

  “没有没有,苏苏这么乖……”

  “叶修哥哥,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别用哄三岁小孩子的口气哄我好不好。”

  “我从来都没有妹妹,不知道该怎么和妹妹说话。”

  “叶修哥哥你也好可爱啊。”

  

  苏苏?叫的够亲热的!

  叶秋有心想摔门,千钧一发之际自己又连忙抓住了门柄。不行,不能让混账哥哥知道自己正在为什么而生气。要是让他知道了,铁定笑话死自己。

  不就是妹妹吗,我倒要看看究竟有啥了不起。

  随手拿起盒零食,叶秋又下了楼。

  客厅里,魏宇莫简直换了个人,紧拽着叶修生怕他跑了似的,反倒冷落苏怡没人搭理。

  这阵势新鲜嘿。

  叶秋紧走了两步,倒要看看清楚究竟出了什么事。

  “还是不行啊。我都按你说的用了坦克,可是死是死不了,时间却达不到,这关我还是过不去。”

  “关键已经告诉你了,怎么打过去要自己努力才有意思。”

  “屁!”魏宇莫急的跳脚,“这关我已经打了九遍了!九遍!”这要是在自己家,魏宇莫早把手里的游戏手柄摔得稀巴烂。现在他能做的,只有把游戏手柄狠狠摔进软沙发里,“这哪有意思了?特别的没意思!”

  呦呦呦,那可是叶修最珍爱的游戏手柄。叶秋看的心花怒放。

  叶修却连眉头都没皱半下,捡起了手柄亲自给魏宇莫做示范:“你看,这里你为了抢时间……”

  话还没说完,另一只胳膊被人抱住。

  苏怡早就知道表哥是个游戏迷,她也没指望这次过来能和表哥一起玩。可是谁知道好不容易才找到两个好玩的小哥哥,一个害羞躲上了楼,一个又被表哥拽着玩起了游戏。无聊了好多天的小公主不能忍了,一定要把可爱的小哥哥抢回自己手里。

  “叶修哥哥,这破游戏有什么好玩的。咱们去玩别的吧。”

  哦吼吼~

  叶秋更乐呵了。

  游戏不好玩?还破???

  就连叶秋对游戏没有任何兴趣的人都知道,叶修的这款游戏,可是老爸从内部给他找来的战争模拟游戏。别人别说玩,找得到找不到还要另论。

  呦呦~诋毁叶修心里的战争之王?小妹妹,你可以跟你的叶修哥哥说撒由那拉了~

  结果又一次出乎了叶秋的预料。

  叶修好脾气的揉揉苏怡头顶,说话声音都软了三分:“苏苏,咱们先给你哥哥把游戏弄好,然后你哥哥玩游戏,我就可以陪你玩别的。这样你看好不好?”

  好个屁啊!你当你弟弟我不存在啊!

  叶秋很生气。

  “不好!不好!不好!不好!”自认受够了委屈的小公主绝不肯放下手中可爱的小哥哥,“哥哥是个大坏蛋,从来不带我玩!叶修哥哥你最好了~~你都答应和我一起玩了~~~我先找你玩的~~~”说到最后已经拧起了身子使出撒娇大法。

  魏宇莫哪肯让:“叶修是我铁哥们!我们男孩儿玩男孩子的,你个女孩儿自己玩自己的洋娃娃去!别捣乱!”

  苏怡性子爽利,直接甩出了王炸:“舅妈把你送来可是让叶修哥哥看着你写作业的。你要是再跟我抢叶修哥哥,信不信我给舅妈打电话。等晚上有你好受的!”

  自家老妈魏宇莫可惹不起,虽然不甘心,也只能乖乖放手。但是就让苏怡这么顺心随意,魏宇莫才没这个心胸。一眼扫到叶秋正站在楼梯上看笑话,立刻将他拉下水:“叶秋,陪我玩游戏吧。这游戏超好玩!”

  这臭小子明知道我从不玩游戏。

  叶秋还没来得及拒绝,苏怡欢天喜地的抢过话:“叶秋哥哥也跟我们一起玩吧。”

  “对对对!”魏宇莫赶紧把叶修抢过来,“你叶秋哥哥陪你玩,叶修陪我。咱俩一人一个,公平合理,童叟无欺。”

  无耻的人特别多,尤其是某位还赖在小姑娘的温柔乡里。

  叶秋刚想说话,又被截胡。

  “你再敢跟我抢人,我就给舅妈打电话!”苏怡有尚方宝剑在手,超级嘚瑟。

  “你个小丫头片子!”魏宇莫急了。

  叶修连忙继续息事宁人:“别急,别急。咱们有事好商量。”

  所以我现在在自己家里都没有话语权了?

  叶秋看着又吵成一团的三个人直翻白眼。

  

  “所以你家的保姆家里突然有事,家里实在没人,阿姨只好把你们兄妹俩扔我们家来,顺带还要我哥帮忙看着你们写作业?”叶秋扔出手里的骰子,总算弄清楚了来龙去脉。

  魏宇莫不喜欢大富翁这么古老又没趣的游戏,可是这是在场另外三人,当然,主要是苏怡点头要玩的游戏。三比一,他被欺压,只能认命。心情正烦躁,想到今天还要写的作业,就更冒火:“破作业,寒假最后两天写完不就得了,还天天写,天天写,烦死人了。”

  “叶秋哥哥、叶修哥哥,你们作业写完了吗?”苏怡有叶家两兄弟让着,玩的超级开心。

  “放假前两天就写完了,省的最后赶。”叶秋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转头对魏宇莫道:“你怎么这么傻……”

  “你说谁傻!”魏宇莫急了。

  叶秋立刻抬手道歉:“我是说,你们俩干嘛不在今天多写点儿作业。你看啊,你们家保姆家里出事,一两天肯定回不来。大过年的,阿姨也没地儿去再给你找个保姆回来,这两天你们肯定还得在别人家凑活。”

  “你们俩要是今天不写作业,回家被阿姨知道,以后肯定都不能再来了。相反,要是你们俩今天多写了点儿,阿姨明天肯定还把你们送过来。你们少写一点儿,咱们就能玩一整天。”

  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是魏宇莫一想到作业就头疼,想写又想玩,开始犹豫。

  苏怡正巴不得天天过来玩,反正她作业简单,都是抄抄写写的。正合着叶秋的话,早写完早省心,还有的玩。立刻起身去拽魏宇莫,一定要去写作业。

  叶秋给了最后一击:“我哥这游戏,别人家你玩不到。”

  摊手——好好考虑哦~

  

  等到晚上终于送走了两位活祖宗,叶秋没急着进家门,凉凉问了叶修一声:“我可看见你往魏宇莫他妈手里塞东西了。怎么着?伺候着一天好吃好喝,又是教书育人,又是陪玩教练,最后还附送礼物?”

  扭过头仔细打量:“我咋不知道我哥是这么个大善人呢?”

  叶修露出跟叶秋一般无二的笑容,回道:“咱妈给咱们买的黄冈小状元,数学语文英语,作业本达标卷各三册,我还添了本数学口算。特地跟阿姨说先不告诉他,这就算是我给他的新年礼物。下半学期的作业,有他写的了。”

  “哎呀。”叶秋毫不意外的故作感叹,“就说摔了某人的宝贝游戏手柄,怎么可能轻易就被放过了。”

  “心黑!”

  叶修一把搂过自家兄弟:“如果我没记错,明天咱们去爷爷家。”手指戳戳弟弟脸颊,“黑心。”

  叶秋对着叶修一笑,拧身挣开:“别搂搂抱抱的,我是你谁啊。”

  ……自家的小祖宗这是又怎么了?

  叶修哄了一天娃,没想到最后一关居然是自己的亲弟弟。垂头丧气的追上楼,看着叶秋趴在床上生闷气,他只能坐在床边上轻声问:“怎么了?人都整了,还生气啊?”

  揣着明白装糊涂。

  叶秋扭开头,直愣愣的盯着窗户,对哥哥施以最严重的惩罚。

  找你的妹妹去吧!我是你啥人啊!什么人都不是!

  “好吧……”叶修挠挠头,起身准备走,“我跟妈说你身体不舒服,就不下楼吃饭了。你好好休息。”

  嘿!这什么人啊!这就把你最可爱的亲弟弟给扔了不管是吗!

  叶秋狠狠把被子拽到身上,重重哼,转身躺倒继续睡。

  祖宗显灵,这是在告诉叶修,祖宗很生气,你敢走就死定了。

  叶修蔫头耷脑的坐回去,推推叶秋:“别气啦,我去给你买鸡腿,保证是大院儿门口往左拐,过了红绿灯南边第三家的。如假包换,童叟无欺,可以不?”

  呦呵,好的不学你跟着魏宇莫学的还挺快,耗子啃碟子——满嘴词儿(瓷)!

  “哼!哼!”

  ……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应该昨天晚上玩太久游戏,导致今天早上没能准时起床。不对,是没能提早起床,好提前叫醒我亲爱的弟弟。因这严重的,绝非我本意的,重大失误,致使我最亲爱的弟弟在今天早上不幸被爸,你爸也就是我爸,抓个正着,多跑了三圈……”

  “五圈!”

  “啊,对!五圈。”肯说话就齐活。

  叶秋蹭的坐起来:“我告诉你,别以为我说话了就没事儿了。你刚才说的这个不对!”

  不对?!

  又想到一个:“我不应该坑你害你,还想骗你穿裙子!”

  “当然不应该!”

  太好了!

  “但这不是根本问题!”

  叶修真没辙了:“那你说说,你究竟为什么生气?你说清楚了,我立刻道歉。”

  “这事儿就不是道歉的事儿!”叶秋又蹭的缩回去,“哼!”

  还行,就哼了一声,已经在消气了。

  “那您给指个道儿,好歹让我摸到庙门啊。”

  “哼。”

  猪崽子才哼哼呢。

  被叶秋顶的憋屈,叶修也就只敢在心里回回嘴。实在没办法了,干脆起立敬礼:“对着伟大的布尔什维克发誓,我亲爱的弟弟只要不生气,他让我干什么都行。”

  叶秋知道,让自家的笨蛋哥哥自己猜,这家伙恐怕这辈子也猜不出来,火候到现在刚好,再为难就成了他的错了:“你这么喜欢妹妹,干脆让咱妈再生一个。”

  这是?就为这啊!

  叶修挠挠头,自己今天确实比较照顾苏怡。可是,哪至于啊?

  “我是很喜欢她,妹妹似的喜欢。但是你是我唯一的弟弟,我只爱你啊。”

  ……

  叶秋猛地一回头,“咔”一声,脖子扭了。

  “我,我我我,我去叫妈来!”

  叶秋想把他哥叫回来,又疼的出不了声,只能又把手放下。

  我怎么觉得,我要治的,不是脖子呢。

  

  几天后——

  叶秋腾腾腾的从楼上跑下来,把一只张纸拍在叶修面前,酷酷的留下一句:“穿了啊。”

  腾腾腾的又跑了。

  什么啊?

  叶修满头雾水的拿起纸。

  ——臭小子,还真是永远都不服输。

 

End.

======

今天粉丝数刚好是:1314

我就出来混个更新吧。


评论(9)
热度(159)

© 十月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