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霜

叶攻
写文随心,更新随缘,逆家ky退散

【双叶年上】 这个杀手有点逗 29

预警:

       *双叶年上,平行时空杀手叶秋穿越到原著时空;

       *原著叶X杀手秋、军官叶X总裁秋,两线同开;

  *逗比与ooc齐飞,注意避雷。

  *总目录



29.

  引诱?

  说的直白一点,不就是色*嘛。

  叶秋暗自翻了个白眼,但不可否认叶修的这个提议,让他心动了。

  从骨子里来说叶秋是叛逆的,甚至可以说是一身反骨。要不是叶家家风严谨,他绝对会是一众皇城子弟里面,最嚣张跋扈最能惹事的主儿。

  但喜欢上叶修,又被叶修偷了行李抢先一步离家出走后,一切都改变了。

  在叶老太爷的教导下他收敛一切锋芒,变成了冷静内敛的叶家继承人,代替母亲执掌公司大权以后,更是心机深沉可怕到让老一辈都忌惮的地步。

  二十岁以前,圈子里的人都称他为秋少或者叶二少,二十岁以后则是只有一个称呼:叶少。

  这么多年来,叶秋几乎没有放纵过自己,即使穿越了,也因为这边叶秋杀手的身份,而一直保持着绝对冷静。

  而现在,说是完成任务就能脱离闇殿恢复自由,但实际上对叶秋来说最大的诱惑则是:他可以无所顾忌,在大庭广众之下色诱自己的兄长,随心所欲撩拨他所喜欢的人。

  没有比这跟更刺激的了!

  叶秋只觉得肾上腺素飙升,冷静理智什么的见鬼去吧。

  音乐逐渐进入高潮,性感低哑女声和风琴声响起,叶秋推开叶修后退一步,右手虚按在叶修的胸前,踩着节拍绕着他转。伪装状态下的凌厉冷漠眼神渐渐变得迷离而又风情,叶秋嘴角勾着充满挑逗意味的笑容,左手食指勾住领带,一拉一扯,便将它仍了出去。

  衬衣的纽扣逐一被解开,只剩下最下面的三颗,大开的布料下隐约露出瘦而有料的腹肌。随着音乐渐入高潮,叶秋左右扭摆着腰臀,右手虚空勾勒着叶修微微鼓起的胸部肌肉线条,左手则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腰和臀。

  充满挑逗的眼神,缓慢而情色的抚摸动作,随着节奏扭摆的腰臀,无处不在散发的男性荷尔蒙,叶秋真的是在色诱叶修。

  叶修也踩着节拍围着叶秋在转,他的眼眸幽深宛若不见底的深潭,没有透出丝毫情绪。但每一次与叶秋那充满挑逗意味眼眸对上,叶修的眼神就会变得极具侵略性,仿佛要将人拆分吞入腹中,丝毫不剩,从此血肉交融不再分离。

  低沉有力的钢琴声响起,像是砸在两人的心头,疼痛伴随着强烈的麻痹感让人上瘾。两人终于再次靠在一起,双手相握高抬,叶修的右手揽着叶秋的腰,叶秋的左手按在叶修的肩上。

  叶修横跨三步,叶秋紧随其上,右腿直接缠在叶修的腰上,叶修抱着他旋转……

  红莲侧坐在舞池边缘的栏杆上,笑眯眯的用手机录下舞池里正热舞的兄弟俩。

  舞池中,叶秋和叶修的身体紧密贴合,俩人的面庞也越靠越近,终于在嘴唇都要碰触到时候,某撩上瘾不怕死的人还伸出舌尖快速舔过对方的上唇,顶胯暗示性的碰撞了一下。

  顿时,舞池外一阵口哨叫好声。

  “秋秋啊……”红莲啧了一声,突然感应到什么扭头看向舞池附近的某处,与一双平静得没有丝毫情绪的眼睛对上。

  红莲心头一震,尤其是在看到那人的金发后,更是心底大喊:卧槽,boss会玩儿!

  那人对红莲微微颔首,打了个手势便消失在人群中。

  曲终,叶秋和叶修在轰鸣的掌声中,回到餐桌这边。

  先一步回来的红莲,笑着为两人送上一杯红酒,“辛苦了。”

  叶秋的呼吸还有点乱,面颊微微泛红,眉眼舒展间是少有的鲜活肆意,顺手接过酒杯喝了下去,“任务完成了吗?”

  叶修的神色则很正常,接过酒杯却是一口没有喝,问道:“结果如何?”

  “搞定。”红莲点点头,补充道:“有关玉璧的资料,等过几天让人解读好了,我给你们送过来。”

  “解读?”叶秋一怔。

  “boss会突然对玉璧感兴趣,其实是因为他之前顺手抢了白塔的一本古籍。玉璧的大概传说,就是在那本古籍上发现的。这本古籍年代久远,撰写者又是道家派系的人,一些专业术语解读起来非常麻烦。”

  “所以,你们就耐心等几天吧。”

  说完,红莲起身拍了怕叶秋的肩膀,又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叶修的某个身体部位,嘴唇微动却未发声,摆摆手离开了西餐厅。

  叶修读懂了红莲的唇语,表情瞬间一黑。

  “就这么走了?”叶秋问。

  “不然呢?像正常公司那样,办个辞职手续?”叶修反问。

  叶秋神色有点不自然,他的确是代入了正常公司那套。仔细想想,闇殿boss既然已经通过任务确认他是来自平行时空的叶秋,那就证明他和闇殿没有关系。

  完全没有关系,当然是想走就走了。

  任务既然完成了,两人也就没必要再待下去了,叶修招来服务生结完账才发现叶秋的脸红得有点不自然。

  “醉了?”叶修连连摇头,无奈的动手去扶叶秋,“你在那边没喝过酒?”

  “喝过,过来的前一天才和你这混账喝过!”叶秋哼了哼,想证明一下自己要推开叶修,结果没把人推开自己倒人怀里去了。

  “喝了多少?”叶修问。

  “不少……”叶秋的眼神开始迷茫了。

  “具体?”

  “一杯…吧。”

  “滚吧你!”叶修干脆把人打横抱怀里,在餐厅众人一阵“哇哦”声中,抱着已经迷迷糊糊的叶秋往地下车库走。抱着叶秋来到自己的越野车前,叶修想了想,便将叶秋横放在宽敞的后座上,让他睡的更舒服一点。

  车门关上的声音,让叶秋勉强恢复了点神智,他只觉得头好晕,而且体内一股莫名的燥热正越演越烈。

  热!

  好热!

  又热又难受!

  “热…水……”叶秋难受地在后座上翻来翻去,手无意识的扯着自己的衣服。

  叶修刚坐上驾驶位,就看到叶秋又在脱自己的衣服,那件刚扣上没多久的衬衣又被解得只剩下三颗纽扣。

  线条流畅优美的脖颈,瘦而有料的腹肌,白皙泛红的肌肤……叶修沉默着注视着叶秋,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他终于明白红莲走前那句唇语的意思了。

  “叶大校你又欠我一个人情哟,以及资本不错。”

  该死,那杯酒果然有问题!



下一章

======

有关本宣:戳这里


评论(19)
热度(136)

© 十月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