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霜

叶攻
写文随心,更新随缘,逆家ky退散

【双叶年上】旅かえる

咸鱼时音音!我也养了叶修蛙~

时音:

这是好久之前给 @宫青霜 的G文


没错我已经咸鱼半年了x


天気がいいから、散歩しましょう。[手动告辞]






叶秋养了一只蛙。


叶秋给蛙取名叶修。


除了食物吃完也不回家,叶修真是和这蛙一模一样了。


没错,拿起他打包好的行李就走,永远野在外头,我行我素,从来不考虑自己的“爹”会担心什么,可不就是他那混账哥哥叶修么。


所以手机上从来不下载游戏的叶秋少见地开始了一场养蛙活动。


“混账叶修又浪一天不回家。”


“哟混账哥哥竟然会看书写日记?写的是游戏笔记吧?”


“我靠混账哥哥你吃一天饭了撑不死你!”


“混账哥哥做的手工……”叶秋抬起头看了眼透明书柜中摆放的一只木雕蛙,从鼻子里嗤了一声,却也实在说不出“丑”这样的违心话。那是叶修9岁时的作品,像是随时要跳出柜子一样的栩栩如生。


“原来那个时候你就预感到自己和蛙剪不断的缘了。”叶秋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嘲讽话。


黄金单身“霸道总裁”叶秋,谈笑间敲定亿万标的额订单的叶秋,风度翩翩彬彬有礼追求者排到了五环外的叶秋,坐在自家书房百无聊赖地戳着自己的蛙,提前过上了夕阳红的养“儿”生活。


现在是2025年5月24日,按照荣耀历来算,是第十赛季的常规赛收尾阶段。在下周的5月29日,某人28岁生日那天,他将要进行第37轮常规赛,也是倒数第二轮的常规赛。


“28岁了还在外面浪,有没有点责任心,有没有点担当?!”叶秋戳着蛙的空床铺恶狠狠地说。


然而并没有蛙理他。


下周某人的生日,他肯定又不会记得,然后打一天游戏混过去吧。叶秋不用想也知道,那家伙对这种事从来不放心上,即使还是小时候,说起5月29日这一天他也是想半天然后一拍脑袋:“不是叶秋那傻小子生日吗?”谁是傻小子了!你自己不也是同一天生日吗! 


秘书早已经给叶秋安排好了生日当天的行程,有多少人排着队要给他庆生,在哪里办什么样的宴会,他虽然从来不关心,但也每次都会很准时地出席。有什么所谓呢,反正他想要一同过生日的人绝对不会陪他过。但这一次,向来守约的叶秋却忽然想将自己长久埋在心底的愿望再次挖掘出来。


“凭什么就只有你能离家出走。”叶秋屈指敲了敲屏幕,非常凑巧地,他的“叶修”旅行归来,除了给他带回来一屏幕的伴手礼,好几张写真,还给他带回来一只女朋友。


“?!”


叶秋看着给“叶修”喂食的蛙妹震惊了。


“你竟然还找女朋友?!你竟然敢找女朋友?!”


 


第十赛季常规赛第37轮,兴欣客场对战呼啸。叶修领着战队在前一天就到了N市,组织自家队员们做一些简单的适应训练。


兴欣已经锁定了季后赛的名额,所以大伙儿压力并不太大。只不过谁都不想输,所以整个兴欣依旧热情高涨。


叶修做完手上的训练,听罗辑说文档传到了他Q上,便顺手打开了QQ。


一连几个窗口疯狂跳动,叶修一个一个关掉,在看到“一声问候”的时候停了一下。


秋,明天生日,送上祝福。


叶修看了眼日历,果然明天叶秋那小子生日啊。叶修随手点了个祝福蛋糕定时发送,忽然想感叹一声这小子也28岁了。


虽然两人是双胞胎,但叶修是哥哥,所以他时常会忘了两个人其实是同一天出生的事实,总觉得叶秋比自己小很多。 


28岁也老大不小了,他离家出走以后就没给叶秋送过生日礼物,等拿了冠军回去的时候顺道给他捎点啥吧。


叶修这么在脑中花了一分钟打发了叶秋的生日,关了窗口打开罗辑传来的大串算式和结论浏览起来。


 


叶秋出门的时候只带了钱包钥匙和手机,而且特意带的是私人手机。工作手机开着静音丢在桌上任其闹腾。


离家出走要什么行李,包都懒得背。


时间掐得正好,叶秋到达体育馆外时刚刚开放入场。入场的年轻人们大都举着本地战队呼啸的应援牌,门外的游动商贩售卖的也全是呼啸的灯牌,叶秋扫了一眼,又脑补了自己举牌给兴欣加油的场景,哆嗦了一下果断地直接入了场。


叶秋的坐席在内场,视野非常好。虽然他本身对这个游戏并不怎么感兴趣,甚至说他对电子游戏这一类都不怎么感兴趣——除了他的蛙。叶秋还是很认真地看完了叶修吊打小朋友。


叶秋记得对面的小朋友曾经是叶修的队友,那个小朋友对叶修似乎还很有意见。


关于叶修的战队、游戏之流的东西叶秋了解的并不多,叶修不会和他抱怨什么,他也从不担心叶修会连自己的工作都搞不定,所以他对于叶修“职业”的了解,也就是偶尔心血来潮像是看耍猴一样看几次比赛直播而已。他在两年前过年那会儿去看过一次叶修,在那之前他们家有意无意地为叶修的退役添了把火,就是那时候叶秋对这个小朋友有了一点印象。


不过果然如他所料,即使是被退役,某个家伙决定了的事还是会去做。那时他在父亲的授意下去H市“请”叶修回家过年,不过他并没抱什么希望,独身一人回去以后父亲的表情也是一副显而易见的“我就知道”。那时母亲还责备了父亲两句,父亲却非常坦然:“我叶家的子孙要是这点挫折都扛不过,那他也不用回来了。”


随后叶秋发现兴欣战队那位炮手姑娘在团队赛里非常暴躁地将刘皓暴打了一顿。炮手姑娘叶秋也见过,那时候她以为他是叶修,喷了他一头的礼花,不过在看到正脸以后一下子就叫出了他的名字。——叶修连这事儿都告诉她了。


那时候叶秋也没多想,最近却奇异地在乎起来。


叶修究竟还有多少这么亲密的“红颜知己”?难道他也要给他带个“嫂子”回去?


叶秋把手机摸了出来。


他的蛙最近旅行的时间显著地缩短了,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和他的女朋友秀叶秋一脸恩爱。叶秋收完三叶草以后不爽地关闭了游戏,走去了体育馆后场的吸烟区。


兄弟间仿佛有奇妙的心电感应,叶秋走过去的时候,叶修也正点着烟走到了本该无人的吸烟区。


叶秋发誓他在叶修的眼睛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错愕,这让他一周以来都不那么爽快的心情得到了一点慰藉。他抬起手“哟”了一声,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上下打量叶修一眼,说:“你就不能好好锻炼一下吗?”


在叶秋看来,他的哥哥一脸长期窝在电脑前的颓靡,外套松松垮垮地穿在身上,叶秋甚至能想象出衣服下面一身挂在骨头上的和他的外套一样松松垮垮的肉。


叶修深吸了一口烟,然后把烟头掐灭在了垃圾桶上:“叶总,今天不是休息日吧?”


“不是。”叶秋回答。


“叶总特意来看比赛?”叶修把外套正了正,吊儿郎当的表情一收,倒还真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叶秋:“……”


他仿佛已经可以预料到如果他说“是”,叶修肯定会问他“什么时候开始对荣耀感兴趣了”。——事实上他对荣耀一点兴趣也没有。如果他说“不是”,这货估计又要开始盘问他为什么出现。——他当然不能承认是专程来看他的混账哥哥的!


叶秋:“我离家出走,顺便来看看你。”


叶修一脸看怪物的表情看着他:“你都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了还离家出走?”


叶秋:“……”


叶秋爆炸了:“说得轻巧你倒是和我换换?!”


嗯,那还是算了。叶修拍拍他的脑袋,哄小孩一样好声说:“快三十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似的一点就炸,说起来今天是你生日吧,生日快乐啊小秋。”


叶秋:“……”


为什么每次这个人先搞事情都能把结果变得像是别人在无理取闹一样。


叶秋不爽又别扭地咳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银色的机械表来。“混账哥哥,生日快乐,这是礼物。”


叶修接过表看了一眼,往左手手腕比划了一下,说:“我是职业选手,戴手表不方便操作。”


叶秋翻了个白眼,给他戴了起来,说:“比赛的时候摘下来。”


“麻烦……算了,看在礼物的份上。”叶修转了转手腕。这块机械表看上去极其简洁低调,表带是黑色的皮革,表盘上除了小字的Vacheron Constantin也没什么别的花纹装饰,差不多符合他的喜好。看不出来叶秋这小子还挺上心……


“我的礼物呢?”叶秋问。


叶修:“……”


叶修:“你吃饭了没,请你吃个宵夜?”


叶秋:“……”


 


兄弟两人的28岁生日,弟弟送了哥哥一块六位数的表,哥哥请弟弟吃了一顿三位数的宵夜。


叶修对此的说法是:“你的资产后面几个零我数都数不清楚,区区六位数连零头都算不上。可我不一样,我月薪一千,已经拿出了五分之一来请你了。”


叶秋:“你的奖金呢?比赛赢了没有奖金吗?”


叶修:“银行卡不知道丢哪里了,哎!我身上没这么多现金,不如你先买单过会儿还你。”


叶秋:“……”


叶修掏出口袋里的东西铺在桌上:“你看,就带了烟钱。”


叶秋:“……”


 


叶秋十分不爽地埋了单,连带着觉着桌上没吃完的食物都不太顺眼。


“坐着干啥,打包啊,酒店里还有一帮老老小小等着投喂呢。”叶修指挥道。


叶秋:“……”


叶修痛心疾首:“太浪费了还剩这么多。”


叶秋抬手召来服务生,面无表情地说:“地址,这家店送外卖。”


叶修一面摇头谴责叶总裁的资本主义作风,一面麻利地重新点了几个菜把地址报给了服务生。


叶秋不想说话,他觉得和这个混账哥哥多说一个字都是浪费口水。他拢了拢身上的休闲外套,看了眼与刚才送出去同款的机械腕表,心想时间还行,足够他去商场采购一番明天的行头。但他看了一眼对面吃得心满意足一脸得色的某人,深觉自己不能告诉他这个计划,不然可能老底都要被他抄了。


“一会我……”


“去隔壁商场吧,你这出来什么都没带吧?”叶修一副“笨蛋弟弟真不省心”的表情,“怎么以前都没这个毛病,越大还越粗心了?”


叶秋:“……”


叶修瞅着叶秋外套,说:“对了,我看你这外套不错。我穿队服出去要被打的,你的外套借我吧,我不嫌弃。”


叶秋:“……”打死你丫的混蛋。


 


叶秋换了件新外套,买了套内穿的衣物,拎着几个纸袋和叶修走在回酒店的路上。


叶秋抽空掏出手机看了眼自家的蛙。


这会儿没和女友秀恩爱了,一只蛙寂寞地坐在桌子前写写画画,也不知道写的是情书还是失恋物语。叶秋收了门口的草,给来玩的广告大使蜜蜂蹦蹦喂了块辣椒,退回了主界面。


叶修讶异道:“你也开始玩游戏了?”


叶秋面不改色地应了声:“饲养游戏。点点没了,爸难过得很,家里不让养宠物了。”


“于是你就开始养青蛙了?”叶修面上明晃晃五个大字“你不至于吧”,“我还以为这游戏只有女孩玩。”


叶秋:“……”


他看了一眼叶修拎在手上的,“借”他的卡刷的一口袋战利品,心想我这养的难道不是你?叶总这会儿心情好,于是懒得和叶修计较,说:“你能戒了游戏再来嘲讽我吧。”


“我这反面教材的榜样还不够深入人心?”叶修说,“你看你,身家过亿美女环绕人生赢家,我呢,孤家寡人穷困潦倒,你还学我?”


叶秋瞟他一眼:“孤家寡人?那个枪炮师妹子呢?”


“你说沐橙?她是妹妹。”叶修说得十分坦荡。


“别吧,多少年感情身家秘密都和盘托出了你就对她没点意思?”叶秋兴致勃勃地继续套话。


叶修十分鄙夷:“你对自己看着长大的亲妹能有意思吗?”


叶秋:“……”


他还真有。他对他一起长大的孪生亲哥不仅有意思,还有非常不一般的意思。


“她怎么又成你亲妹了。”叶秋生硬地转移了话题。


谈到这个话题叶修有些惆怅:“说来话长,我和她哥哥的交情。”


好得很看来兄妹两个都是狠角色。


“怎么,你对沐橙感兴趣?”两人一同踏进酒店的电梯,叶修上下打量他一眼,说,“我答应她哥会照顾好她,你小子先想清楚啊。”


叶秋:“……”


你可快滚吧。


 


兴欣男队员共是7人,所以叶修作为队长享受了老板娘待遇住着大床房,叶总裁懒得办入住手续,于是从电梯一路跟着叶修进了房间,准备在叶修床上将就一晚。


两人有许多年没有睡过一张床了,小时候两人关系亲得恨不能同穿一条裤子,上了学以后两个人性格上的分歧越来越明显,自然也就显得不那么亲密。叶秋洗完澡躺在床上听着浴室里的水声时才猛然反应过来,他要和自己暗恋的对象盖同一床被子睡同一张床了。


这是何等操蛋的领悟。尤其是暗恋的对象竟然是一个迟钝毒舌的混账。


但这并不能掩饰叶秋生理上的兴奋。他想这样的场景许久了,尽管无数次被他狠狠地压回心底自欺欺人地遮盖起来,但偶尔还是会不安分地躁动,好像要挣脱所有的桎梏跃动起来。


真是要命,盖着棉被纯聊天都能让他兴奋。


在叶秋成功的28年里,和各种各样的人打过交道,也有过不在少数的感情经历,然而都是无疾而终。


叶秋不太说得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对自己的亲哥产生异样的感情,在心里描绘了成百上千次叶修的形象最后也只能得出“可能是我太优秀所以对和我长得一样的人爱屋及乌”这样的结论。叶修实在太过恶劣,除了颜值以外没有一处符合他的美学,然而就是非常不讲道理地虏获了阅尽千帆的叶总裁的心。


叶秋摸出手机看了眼自家的蛙。


叶修蛙出去旅行了,家里空荡荡什么也没有,吃了辣椒的蹦蹦也走了,只留下邮箱里一片三叶草的谢礼。


其实叶修那混蛋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以前两人一起挨训,罚站跑圈做俯卧撑什么的,每一次他做不动了,都是叶修把他剩下的揽过去。叶秋小时候体质不太好,周围有谁患了流感他一定是第一个被传染,那时候打点滴吃药夜里难受睡不着也都是叶修陪着他给他讲故事。叶修这人虽然没什么节操,正儿八经答应了的事却是从来没失过约,比如那只放在叶秋书柜里的蛙。叶修因为答应了他,从来没碰过手工的人硬是雕了两个月赶在他生日那天送给了他。这些着实让叶总十分受用,虽然不知道这家伙究竟是怎么长歪成现在这样子的,在叶秋心里总归留着点长久积存下来的平淡的好感。


叶秋戳着空无一蛙的屋子,脑子乱糟糟地捋着这段感情,然后成功地绕出了一个死结。


不提那些无法解决的现实阻碍,叶修也根本就不会有他这么龌龊的心思。


叶总退出了游戏界面。


所以他才羡慕叶修,自由自在我行我素,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有勇气去追求什么。


如果换做是他成功离家出走,在家里那样的施压之下,可能早就放弃乖乖回家了吧。


叶秋把手机放在了床头柜上,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如果叶修有喜欢的人,肯定也不会像自己这样畏手畏脚,早就直截了当地追上去了吧。叶修那种人……


叶秋听到浴室里水声停下,鬼使神差地闭上了眼睛。


 


“好了你可以去……就睡了?”


叶秋听见熟悉的声音越靠越近。


“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不好好盖被子,一把年纪了。”


叶秋:“……”我可去你的!


原本搭在胳膊下的被子被拉上来盖住了肩膀,叶秋心想还算识相这次就不和你计较。


然而熟悉的气息缠绕在身边久久没有离去,叶秋渐渐开始不安了。


这家伙干什么呢?


心跳越来越快,没有谁能在自己喜欢的人靠得这么近时还能保持冷静,叶总以假死状态和那个不知道想干什么的家伙僵持了半天,终于憋不下去睁开了眼睛。


叶修笑了一声:“我还以为你能一直装下去。”


叶秋一把把他推开翻了个白眼:“你干嘛?”


“说吧,怎么突然离家出走了。”


叶秋:“……干嘛,跟你有什么关系?”


叶修往床边一坐:“长兄如父,老爹不在,我当然得开导开导你这个长不大的小鬼。”


叶秋:“滚滚滚,赶紧睡了,我过几天就回去。”说完就钻回被子里翻了个身把自己埋了起来。


话是如此,叶秋自己知道自己心跳得有多快。当然不是被叶修两句话唬住,而是他讶异地发现,就连叶修这种假正经的姿态他都心水得很。果然来这里就是个错误,没事给这家伙过什么生日!靠!


叶修低低地笑了一声。


叶秋:“……”


大半夜不睡觉笑什么笑!向来风度翩翩的叶总快炸毛了,他计算了一下,自己每天都有健身应该不至于打不过这个虚胖网瘾青年,他决定这个家伙再搞事情就掀开被子给他一拳。


“哎,臭小子。”


叶秋:“……”


“你挺喜欢我的吧?”


你哪来的脸!


“也是,哥这么优秀,粉丝千百万,也不能怪你。”叶修自顾自地说。


果然是熟悉的味道。叶秋心想。


“你想好了吗?亲生兄弟,我们会面对比别人更大的压力。”


“……哈?”叶秋掀开被子望着他。


这画风变得能更扑朔迷离一点吗?


叶修说:“你来我这儿不止是离家出走吧?你清楚到我这儿我肯定会把你送回去。”


“我……”


叶修握起他戴着表的右手:“我记得你以前最不喜欢和我用一样的东西,怎么突然开窍了?”


“这不是……”


“还有沐橙。”叶修放开他的手笑起来,“你是对她感兴趣,还是吃醋……呢?”


“你说什么……”


叶秋越听越急躁,脸颊也泛起了一股“被戳穿事实”的潮红,他习惯性地想要找话反驳,却没料到叶修松了他的手之后反而抱住了他:“承认你喜欢哥有那么难么?我也喜欢你啊。”


精明能干的叶总整个懵逼了。


“怎么,幸福来得太突然脑子转不过来了?”叶修轻声地笑,“我其实喜欢你挺久了。”


 


叶总终于从梦里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低声说:“什么挺久,你这么多年都不回家——你不是离家出走之前就对我有非分之想吧?”


“算是吧?”叶修望了望天,“天天看着和我这么优秀的人长一样的家伙感觉有点把持不住,正好也烦了老头子的军训,又沉迷游戏。什么理由都有,当然最主要还是老头子不让我玩游戏。”


叶秋没理会叶修这番欲盖弥彰的陈词,他把叶修推到面前,眉头一皱:“这么些年从来不主动联系我,你是怕了?”


“这是什么话。”叶修“一本正经”地驳斥了这番不着调的言论,过了会儿,见叶秋脸上一点开玩笑的神色也没有,才笑说,“我们毕竟是兄弟,我原本以为保持距离,只要你不知道,就永远不用面对揭开事实的尴尬,也不必给你徒增困扰。等到你结婚成家,尘埃落定,我也就断了心思。我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里见到你。”


“今天见到你,才发现这份心思根本断不了。而你呢,鬼鬼祟祟地以为自己藏得很好,其实什么都写在脸上。……既然我们彼此都有这样的意向,何必要被你我以外的因素干扰。”叶修把叶秋伸出来掐他脸的爪子拨开,“你说呢?”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叶秋没好气地说。


叶修了然,随后征询道:“那就做?”


叶秋:“……”


你丫快给我滚!


 


“这什么?”叶秋接住叶修抛过来的卡片,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张银行卡。


“工资卡啊,奖金什么的都在里边,大概有个几十万吧,我没注意。”叶修不甚在意地说,“密码939748,之前刷你的也从里面扣,反正都是你的了。”


叶秋:“……”


“从H市出来的时候把卡捎上了,本来也想趁着出门给你买点什么礼物带回去。”叶修说。


“给我了那你呢?”叶秋夹着他的卡晃了晃,“这你全部家当吧?”


“我网管啊老板娘包吃住,烟钱老板娘给我结现的,这卡平时也用不上。”叶修话刚说完,叶秋就把他的卡丢回了他手中。


“自个儿收着吧,跟了我叶秋没道理亏待你。”叶总豪气地说,“以后每个月给你打生活费,别老抽劣烟。”


叶修把自家挣扎了一晚上最后还是逃脱不了在下边命运的弟弟压在枕头上,狞笑道:“叶总您再说一遍?”


“我去你别过来……靠!唔……”


 


叶总裁的叶修蛙回家了,带了满满一箩筐特产,把旅途中能够遇到的最好的东西带给了他。



评论(1)
热度(294)

© 十月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