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霜

叶攻
写文随心,更新随缘,逆家ky退散

【双叶年上】 这个杀手有点逗 03

预警:

       *双叶年上,平行时空杀手叶秋穿越到原著时空;

       *原著叶X杀手秋、军官叶X总裁秋,两线同开;

  *逗比与ooc齐飞,注意避雷。

  *总目录



03.

  “诶诶……你小子别不说话,姑奶奶还困在这边呢。赶紧的,想办法把你哥给弄走,我好把任务搞定。大爷的,他一个堂堂陆军大校跑来堵截我这么个弱女子,好意思嘛?!”又是一阵嘈杂声中,红莲喊道。

  红莲这话槽点太多了,叶秋一时竟然不知该从哪里开始吐槽为好。作为他们组织里仅有的三大S级杀手之一,居然自称是弱女子?

  你TM是在逗我吧。

  叶秋伸个懒腰,便躺在床上将价值不菲的玉璧抛着玩儿,慢悠悠的回道:“你毁了他的人生理想,他当然好意思咯。” 

  “哈?”红莲难得懵逼了好半天,不敢置信的问道:“你哥的人生理想难道是离家出走?”

  “不,那是我的人生理想。”叶秋笑了声。

  红莲:“……”

  “当初如果不是你闹的动静太大,把爷爷引了回来,我那混账哥哥估计真能成功出走,去完成他的人生理想了。可惜啊……”提起十年前的旧事,叶秋真是又气又乐。

  叶修当年不仅偷了叶秋的行李,还拿叶秋当诱饵去引走警卫。结果,千算万算没有算到红莲的突然出现。红莲不仅将叶老太爷引回来破坏了叶修的计划,还顺带把趴在围墙上的叶秋也给拐走了。

  “好吧……”话说到这份上,红莲总算是明白过来,不过她还是忍不住好奇又问了一句,“你哥的理想是什么?”

  “打游戏。”

  红莲:我有一句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话题至此打住,红莲那边似乎突然出了点状况,匆匆说了句‘回聊’就掐断了通话。叶秋深知红莲的能力,完全不担心她会出什么事,打了个哈欠便准备睡觉。

  “凑齐一对就能达成愿望?呵……”睡前看了眼手里的玉璧,叶秋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最后好笑的摇头随手将它丢在一边。

  “若是可以,倒是想看看……”

  

  另一个时空-大年三十凌晨-兴欣网吧

  叶修睡觉虽然是秒睡,但经常是浅眠状态,以至于叶秋刚把他从客厅沙发搬到储物间的床上他自己就迷迷糊糊醒了过来。

  瞧了眼窗外的浓浓夜色,又见叶秋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叶修问道:“你这儿天还没亮要去哪儿?”

  “听说西湖那边今天有个鬼市,我想去看看。”叶秋回道。

  鬼市?叶修愣了下,这才想起来鬼市是指的什么。

  H市的西湖,自古以来便是文人雅士的挚爱,常在这里吟诗作对、舞文弄墨,因此西湖附近多古玩字画的摊铺,有点类似B市的潘家园和琉璃厂等。

  鬼市,其实是解放前的叫法,现代人习惯称为夜市,但古玩界却是保留了‘鬼市’的叫法。古玩鬼市一般举行时间是在后半夜到天明前,一来是因为夜色深沉,导致货物真假难辨,很容易让人上当受骗;二来则是方便一些来路不正的货物出手,比如明器。

  古玩鬼市在解放前有很多,但解放后便基本销声匿迹了,除了B市等少数几个大城市一年大概会有一场外,其他城市十年都不见得有一次。H市今年难得举办一次鬼市,叶秋知道了想去看看也是正常。

  要说叶修和叶秋兄弟俩对古玩的了解,其实全都是来自于他们的爷爷。叶老太爷在卸任以后,没啥别的爱好就爱收集古玩儿,两兄弟从小跟在老太爷身边,耳濡目染下也算是小半个行家。

  叶修虽然离家十年,但学过的东西总归还记得,想到古玩鬼市龙蛇混杂什么人都有,他皱了下眉很快又舒展开来。

  伸出手,叶修一脸真诚的道:“反正都要被人骗,你干脆把那钱拿给我买烟吧。”

  叶秋整理仪容的手一顿,点头道:“行啊,你跟我回家,今后的烟钱我全包。”

  “何必呢。”叶修摇头。

  “那你管我。”秋少爷哼了句,便出门了。

  “有钱人啊。”叶修啧啧两声倒头继续睡,话是那么说,但他还真不信有人能把叶秋骗了。

  然而两个小时以后,叶修情愿叶秋被人骗了……

  许是因为靠近西湖,举办鬼市的这条街道充斥着稀薄雾气,隔得远了些有种朦胧感,走得近了些又能看得清楚人的五官,并不影响视线。

  在一处不大的摊位前,叶秋扫了眼摊子上的古玉件儿,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二十多个古玉件儿,居然没一个是真的,全是现代玉做假的。

  突然,叶秋的视线落在最右边的一个精致玉件儿上,镂雕龙纹?

  这些造假的人也太能了吧,连出廓璧都给仿出来了。稍微懂行的人都知道出廓璧的价格不低于六位数,谁会闲的没事在鬼市上花六位数买一个来路不明的出廓璧啊?而且,眼前这块出廓璧仿的也太不走心了,沁色太浅,所雕刻的花纹也不是汉代传统的卧蚕、雷纹。

  “这位小哥一看就是懂行的,这块出廓璧非常有名,据唐代……”摊主压低声线,将这块出廓璧的来历说了出来。

  当他说到‘玉璧成双,可达成心愿’的时候,就被叶秋摆手打断了,“老板,鬼市的规矩大家都懂,只说形制和沁色……”

  鬼市规矩,看破不说破,叶秋说到这里便打住了,摊主也明白眼前的年轻人不好忽悠,转头准备寻找其他的肥羊。

  瞧着摊主这个模样,叶秋想着自己难得出来一趟,总归不能空手回去,又道:“虽然欠缺了点,但还有点意思,我想收来玩玩儿,老板你开个价吧。”

  听到这话,摊主上下打量了叶秋一眼,突然哦了一声,心想这小伙看不出来是同行啊,想买下来转手忽悠其他人吗? 

  想了想,摊主伸出右手冲叶秋做了几个手势,报出自己的价格。

  叶秋一看,差点没忍住想骂人,一块仿古玉居然开口要五千,他有这么好骗?摇摇头,叶秋也比了几个手势回去。

  俗话说,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叶秋的手势表明,他只出一千。

  “一千……一千也不错了,这堆玉件是老五的徒弟打包拿过来的练手作。”摊主想了想,伸手和叶秋握了一下,“看你实在喜欢,我就让给你吧。”

  叶秋闻言暗自翻了个白眼,要不是他觉得这出廓璧有点意思,仿古玉别说卖一千,五百能有人买都不错了。

  从包里拿了钱给摊主,两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叶秋拿着玉璧转身走进了薄雾里。

  走在青石板路上,把玩儿着刚买的出廓璧,叶秋忍不住在想让叶修知道他花一千买了块仿古玉,不知会怎么嘲笑他。

  “明明是块仿古玉,那摊主还弄了个玄之又玄的传说。要真是能实现心愿,我倒是想看看……”

  想起来H市前,家里老爸对老妈抱怨的话,叶秋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轰隆!”

  凭空一声炸雷,吓得附近好几名摊主忍不住嘀咕,这要是下雨了,今天的生意怕是做不成了。

  不少摊主都在嘀咕,反倒是一个摊主用手揉了揉眼睛,奇怪道,“奇了怪了,刚刚那里明明站着一个穿着不错的小伙子,还想忽悠他买点东西,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就在雷声结束没多久,兴欣网吧里刚睡了两个小时不到的叶修只听到近在咫尺的咚地一声,便吓得醒了过来。

  叶修睁眼一看,便是一片白花花的美好肉体,他那双胞胎弟弟叶秋竟然全身赤裸,就腹部堪堪盖着条浴巾,一脸茫然地坐在他的床上。

  叶修目瞪口呆:“你去鬼市被洗劫得连衣服都没了?”

  叶秋一脸迷茫:“你被红莲把脸打肿了?”

  两兄弟齐齐瞪大眼睛,卧槽,这是什么鬼?!



下一章

======

穿越get√


评论(21)
热度(253)

© 十月霜 | Powered by LOFTER